ZT中国青年报:南京政府微博——南京发布是如何运营的。

《中国青年报》报道了南京市政府的官方微博的运营情况,总结了一下包括如下四点:(全文在后面)
1.南京发布的形象建构。这个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的毕业生决定,要把政府微博塑造成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而不是一台”机器”。那么,这个微博就要有情感、有喜好、有性格,当然,首先应当要有性别。网民发现,”南京发布”开始自称”小布”,也会和留言的网民互相调侃。”它会留言,说明它在认真看我们的回复!” “我从不认为作为政府平台,就该高高在上、爱理不理。” 赵伊汉说。
2.南京发布的信息来源.上班后,”小布”们根据各自的版块分工,搜寻适合发布的信息。为了找信息,赵伊汉会不停地浏览南京的报刊和旗下的网站,同时翻翻其他政务微博,和通讯员进行沟通。为了保证更新量,”南京发布”每40分钟左右就要发布一条新的微博,这就需要不停地选信息、改信息、发信息。

3. 南京发布信息发布流程。“每一条微博又是怎样炼成的?”小布”们每找到一条消息,就通过QQ群发布,所有人一起讨论。群审通过后,还要通过执行主编的”第二关”,把握措辞和导向,决定能不能发。第三关,如果出现政策、政务类的信息,还需要报给兼任主编的宣传部新闻处处长。这被他们称为”三审机制”,每一条微博都要经过仔细推敲。历经”生产线”重重工序之后的微博,最后才到达博主手指下,改成一贯的”清新”风格,与现在的170多万粉丝见面。这样的流程一天要重复走很多遍,一直排到晚上11点左右。”赵伊汉说,”而且我们不是单纯按审核的时间顺序发的。” 所有的微博,都被安排上自己的”档期”。

4.”南京发布”的信息核实机制。今年7月5日13时54分,有微博主爆料称,南京市雨花台区共青团路有一名9岁孩子因没户口无法上学,只能每天与母亲扫地。 当时值班的赵伊汉看到后上报,”南京发布”迅速启动了核实机制。短短1小时内,该路段的环卫队伍已经开始实地寻找这名照片中的孩子。 当天16时29分,”南京发布”确认此微博信息不实,经联系,微博主自行删除了这条谣言微博。从谣言到辟谣,仅仅用了155分钟。

“从过去到现在,我们对舆情处理更主动了,也更亲民了。宣传部门的新闻工作应该以人的出发点来考量,注重人的感受。微博的互动,就更明显地以人为本。”黄伟清说。

 

政府微博背后的”80后””90后”
本报记者 庄庆鸿 实习生 苏希杰 《 中国青年报 》( 2012年10月09日 03 版)

有了网络微博的政府,等于有了”第二张脸”。从2011年走到2012年,”有趣”的政府微博,已经成为中国一代年轻人追捧的流行。政府和老百姓对话的距离,一点点被拉近。

这背后,活跃着一群”80后”。

许多年轻人在”拼爹”时代哀叹自己的无力,却不知有一群同龄人正在亲手一点点改变着社会,改变着世界。

“无知者无畏,什么都敢发”

每天清晨,赵伊汉走出家门时,还只是南京的一名普通”80后”。但不到1小时,他就会被城内外的150多万人关心和追捧。但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谁,甚至很多人猜测他是个”可爱女孩”。

这一切都因为,他是南京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”南京发布”的一名管理员。

赵伊汉第一次开通微博,是2011年1月的最后一天。当时,在朋友的”唆使”下,他还认为自己是在”赶时髦”。没想到5个月之后,他被借调到南京市委宣传部新闻处,成了官方微博”南京发布”的一名轮岗博主。

在”微博新手”赵伊汉面前,”南京发布”也同样是刚学步的孩子。

2011年4月,它刚刚上线,默默无闻,还远没有明星的模样。谁也不知道,一年后它的追捧者会超过150万。

当时,政府微博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头。但有的板着面孔,和政府网站发布的信息相似,有的敷衍了事,成了”空壳微博”。甚至有辽宁省大连市某公安分局开通微博半个月,仅第一天发了3条消息,只关注了一名日本女优,被网民发现后,舆论哗然。

政府微博是什么?是政府的脸面。这个”脸面”究竟该做什么?

刚接手时,赵伊汉一点概念也没有。”面对几十万人,该说什么,怎么说?我心里没谱,怕把前任打下的人缘搞砸。”

但赵伊汉把当时的自己标记为”二”、”另类”,走出了”无知者无畏,什么都敢发”的一步。

上任第一天,他”自作主张”制作了一个南京美食排名,一下子得到了500多条的转发量。在当时,令整个”南京发布”喜出望外。但也有人质疑:”政府微博也敢打广告?”

每一条微博的效果,都直接影响到赵伊汉的心情。碰到部分网民”来者不善”,他会气得血压升高。有时候也会偷偷换马甲,以个人的身份和他们”对着来”。

刚当博主的那段时间,他像得了强迫症,整个人仿佛变成了”南京发布”这一个网海里的小点。每隔1分钟,他就要查一次手机,一页页地看网民回复。熬夜到凌晨3点,只为了导视频传上微博,也不稀奇。

面对”南京发布”几十万受众,赵伊汉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份工作,”因为说出来的话,不会像个人微博一样,半天没有评论和转发。”有一次他正在开车,为了发布实时天气,差一点和前面的车追尾。

“装女孩”的日子

政府微博在政务公开工作中的方便、重要,在2012年日益显现出来。

几乎在同时,各地政府部门也都意识到了这点。据新浪微博今年3月8日统计数据显示,该平台上的政务机构微博达17364个,比去年11月底增加74%;官员微博达15013个,比去年11月底增加67%。

然而,只是顶着政府头衔,说着官话文章,不足以得到大量普通网民的认同。这政府的”第二张脸”,如何改变一贯正经刻板的形象?

一开始,政府微博走过”媒体化”的道路。

“南京发布”也是如此。赵伊汉从原先所在的网络信息宣传中心借调轮岗到这儿,当时的博主需要跑现场,照相机、电脑随身带。”比较辛苦,所以优先考虑年轻男同志。”

“另类”的赵伊汉,也开始在文风上探索。最后,他石破天惊地决定,”装女人”。

这个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的毕业生决定,要把政府微博塑造成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而不是一台”机器”。那么,这个微博就要有情感、有喜好、有性格,当然,首先应当要有性别。

“我考虑了一下,女性在社交沟通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。而且玩微博的用户以年轻人为主,卖萌小资的女孩口气,应该很容易吸引眼球。”

于是乎,他开始兢兢业业地装女人。网民发现,”南京发布”开始自称”小布”,也会和留言的网民互相调侃。”它会留言,说明它在认真看我们的回复!”

“我从不认为作为政府平台,就该高高在上、爱理不理。” 赵伊汉说。

在发微博的日子中,他重新发现了这个城市的美。

生在南京的他,家在钟山边上,从小不知去过多少次玄武湖等南京景点。”过去从没有那种心态去欣赏。因为见得多了,熟视无睹。就像’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’吧。”

但现在,频频发南京美景的他,每当下雨开车时会这样感叹:”整个钟山雾气升腾,真的很美!”

粉丝们不知道的是,”南京发布”发的家乡美食里,80%都是赵伊汉没吃过的。

“我会结合吃过的人写出的感受,写出一些有体验感的文字,仿佛自己吃过,去逗别人的口水。”

“南京发布”的”小清新”风格,吸引了很多铁杆粉丝。在他轮岗的3个月期间,”南京发布”的粉丝数从前任的11.4万,涨到了26.6万。

青年的力量:”容易带来惊喜”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各地的政务微博都从试水阶段,逐渐走上了专业化的道路。

2011年4月,”南京发布”并没有专门负责的博主,赵伊汉也是从原部门借调来当”临时博主”的。但现在,”小布”背后的工作人员增加到了4个人,包括执行主编、博主以及两名实习生。

实习生蔡媚佳刚刚本科毕业。国际贸易专业的她,觉得新媒体宣传工作很诱人。”如果我作为观众,我会觉得媒体很神秘,完全想不到背后是怎样运作的。”

现在,”南京发布”工作团队工作的一天,是这样度过的。

正常的政府部门上班时间是9点,但是通常在早上七八点,”南京发布”就”醒”了。

每天的第一条微博,通常是由新上任的执行主编黄伟清来发布。”起得比较早,起床后第一件事,打开网络一看微博,问一声早安,或者发布一下天气。”

半年前,黄伟清从《南京日报》选调来南京市委宣传部。他虽然是”70后”,微博使用年龄反倒是4名工作人员中最长的。

“南京发布”的另一名实习生查伟诚是个”90后”,在这里收获了不少意外。”在我的印象里,传统意义中的公务员,都是比较成熟的,’南京发布’却格外年轻、有活力。”

上班后,”小布”们根据各自的版块分工,搜寻适合发布的信息。为了找信息,赵伊汉会不停地浏览南京的报刊和旗下的网站,同时翻翻其他政务微博,和通讯员进行沟通。为了保证更新量,”南京发布”每40分钟左右就要发布一条新的微博,这就需要不停地选信息、改信息、发信息。

每一条微博又是怎样炼成的?

“小布”们每找到一条消息,就通过QQ群发布,所有人一起讨论。群审通过后,还要通过执行主编的”第二关”,把握措辞和导向,决定能不能发。第三关,如果出现政策、政务类的信息,还需要报给兼任主编的宣传部新闻处处长。

这被他们称为”三审机制”,每一条微博都要经过仔细推敲。

历经”生产线”重重工序之后的微博,最后才到达博主手指下,改成一贯的”清新”风格,与现在的170多万粉丝见面。

“这样的流程一天要重复走很多遍,一直排到晚上11点左右。”赵伊汉说,”而且我们不是单纯按审核的时间顺序发的。”

所有的微博,都被安排上自己的”档期”。

“建邺路评事街的李记锅贴,南方锅贴汤汁多,跟小笼包一样好吃,皮是酥的。如果第一次喝鸭得堡鸭血粉丝汤,会闻到鸭油的香味。最喜欢蒸饭,里面塞进油条咸蛋黄,边吃边攥一攥。皮肚面比较特别,面多泡一会儿吃才入味。王府大街芳婆家的糖芋苗加卤蛋!”

这样一条馋人的美食微博,通常出现在下午4点半到5点,或者晚上10点多,因为”这是大家最饿的时候。”

赵伊汉自己摸索出了一套规律:”晚上8点到9点,是网民集中上网的时间,适合发趣味性信息。至于周末,可能大家正在逛街,是’爪机党’(’爪机’即网络语言中的手机–记者注),这时微博以好看的图片为主,配上简单抒情的文字。”

和身边的年轻人一起工作,黄伟清能感受得到他们身上的力量:”他们会很明显体现出自己的个性,容易带来惊喜。”

他印象深刻的是赵伊汉编写的一条微博,介绍大学城区的美食,转发量一下就有数百条。”像这种内容,感觉只有年轻的大学生群体,才能写得出这样的内容、这样的语言。”

“微博互动,以人为本”

历经一年多的磨练,”老博主”赵伊汉在挑选微博时,也更加谨慎。

“对很多人来说,微博只是在玩。但是当作工作,就要很严谨地来做,确保万无一失。政府微博不像个人微博那样,发错了删掉,一了百了。相反,它发上来,就是政府的声音。”

今年7月5日13时54分,有微博主爆料称,南京市雨花台区共青团路有一名9岁孩子因没户口无法上学,只能每天与母亲扫地。

当时值班的赵伊汉看到后上报,”南京发布”迅速启动了核实机制。短短1小时内,该路段的环卫队伍已经开始实地寻找这名照片中的孩子。

当天16时29分,”南京发布”确认此微博信息不实,经联系,微博主自行删除了这条谣言微博。从谣言到辟谣,仅仅用了155分钟。

“从过去到现在,我们对舆情处理更主动了,也更亲民了。宣传部门的新闻工作应该以人的出发点来考量,注重人的感受。微博的互动,就更明显地以人为本。”黄伟清说。

(全文完)

Technorati : 政府微博
Del.icio.us : 政府微博
Flickr : 政府微博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