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读书》再次人事变动?

今天拿到第9期《读书》,发现其编辑团队与8月号杂志出现变化。 8月号杂志中“执行主编:吴彬”消失,新增“副总编辑贾宝兰 李学军”(李学军原为执行副主编,贾宝兰原为编辑)。

一年前《读书》曾因更换执行主编而引发文化事件“读书风波”,有人支持换人,因为自己越来越看不懂《读书》了,《读书》不是以前的读书了;有人反对,认为读书还需要汪晖。两派争得面红耳赤,甚至出现谩骂“厮打”,让人大跌眼镜。

一年过去了,没有看出《读书》有何变化。那些想着换个执行主编让读书成为自己想象中样子的梦未成真;那些认为离开汪晖读书就不是昨天读书的,不知是否还持有同样的意见?

时代变了,事情变复杂了,人也变了——阅读、思考、关注的内容变了,想让杂志的内容不变是不现实的,即使是读书元老们作今天的编辑。

在长时间段看,变化是不可逆转的。同时,在短期内《读书》的作者群、读者群相对稳定,个别编辑的变动对读书风格的影响有限。汪晖离开如此,吴彬离开也亦如此。

倒是,网络的出现可能对《读书》影响更大。我个人阅读“天益”的时间在增多。很多学人将天益作为文章首发之地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